“土地爺”夢斷夕陽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 發布時間:2019-04-24   字體大小:

“我悔,不該忘記手中的權力是黨和人民給的;我悔,應該早一點向組織交代清楚。悔!悔!悔……”這是江蘇省東海縣原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高明的懺悔。

2018年6月,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已經退休的高明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在審查調查初期,辦案人員發現,高明的家庭資產竟多達億元,其中房產14套,銀行存款和各類理財產品達8500余萬元。隨著調查的深入,這位億元身家“土地爺”的生財之道逐漸浮出水面。經查,高明先后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,受賄2000多萬元,其中單筆受賄額最高達300萬元;違規投資入股房地產公司,從中獲利3700余萬元。

最終,高明被開除黨籍,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從留置室到坐上看守所的警車,不足百米,高明卻走了10分鐘。在對全體辦案人員深鞠一躬后,64歲的他痛哭流涕。此時,他才認識到為政不貪、頭頂藍天,為政不廉、利劍高懸這個樸素的道理,而那些所謂的金銀財富,已是黃粱一夢。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
既當“政客”也當“掮客”

“有能力、有膽識、有魄力”,熟悉高明的人,經常用這幾個詞來評價他。

高明出生在一個革命家庭,爺爺是革命烈士,父親參加過解放戰爭。他從小耳濡目染,深受影響,受過窮、吃過苦、挨過餓。工作后,他憑借自己的努力,逐漸得到了組織的認可,先后擔任過縣委研究室主任,鄉鎮黨委書記,縣國土管理局黨組書記、局長等職務,2001年開始任縣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、局長。

2003年后,房地產行業發展迅速。作為當地的“土地爺”,一時間,高明成了炙手可熱的人物。看著這些巴結逢迎他的人賺錢容易、花錢瀟灑,一種復雜的情緒在他心中產生。

“這些人很多都是小學、初中文化,他們發財還不是趕上了大環境?我比他們聰明、比他們能力強,憑什么他們可以享受?”他的心態逐漸失衡,動起了利用土地來發財的念頭。

第一次,高明把目光瞄向了有意在當地開發房地產的老板陳某。他將別人急于轉讓某商業廣場地塊的信息透露給陳某,并親自帶陳某去現場“踩點”,事成之后,陳某送給高明感謝費10萬元。

從此之后,一發不可收拾。高明在介紹土地買賣交易并從中獲取好處的同時,還利用熟悉土地管理專業知識,向房地產開發商兜售起了“增值服務”。

房地產開發商張某想出售某住宅小區地塊,如果正常轉讓條條框框較多,還要繳納大量稅款。于是,高明為他“指點迷津”,讓雙方輕松實現了交易,還少繳了稅款。

“在工作中、在大會小會上,他還是要求干部職工廉潔從政、嚴格自律。”連云港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他一邊當“政客”假裝務實清廉,一邊當“掮客”大搞權錢交易。

收受賄賂多了,高明還總結了三個原則:防親戚同學不防外人,防本地不防外地,防君子不防小人。然而,這些看似“安全”的原則,不過是掩耳盜鈴,最終害人害己。

把違法包裝成“合法”

當官發財,自古兩道。這對高明來說卻是例外。

在透露土地信息、充當土地“掮客”這些“小打小鬧”之后,高明把目光瞄準了更大的“商機”。

當時的東海正處于大發展大建設的環境之下,一切利于發展既是主題,也是實際,但沒想到,這卻成了高明違紀違法的借口。

“想要發展,執行政策就要打擦邊球,遇到紅燈可以繞道走”“靈活、變通、默契”……這些都是高明的口頭禪。本應是“守土衛士”的他,卻與不法商人“打得火熱”,處處為不法商人想辦法、打掩護,為不合法的商業行為披上“合法”的外衣,自己從中收受巨額賄賂。

2006年,房地產開發商張某購買了東海縣西雙湖湖內的300畝土地,后來湖內土地禁止開發,讓他苦惱萬分。于是他多方打聽到高明喜歡打乒乓球,便投其所好,一來二去兩人搭上了聯系,交往中他分兩次送給高明200萬元。

拿人錢財,就要替人消災。為了讓張某利益最大化,高明處心積慮,安排將這300畝土地置換成了開發價值更高、效益更好的130畝岸上土地。

為了讓違法操作不受質疑,高明還創造了一套以業務會辦會代替正規審批流程的獨特辦法,美其名曰“民主會商、簡化辦理”。

“說是會辦會,其實就是他定了調子,讓我們給出主意,幫他把不合法項目包裝成合法的。開始時,還有反對聲音,但根本沒用,后來大家要么附和幾句,要么就選擇沉默。”該縣國土資源局一名中層干部說,在高明任職期間,局里“三重一大”事項、用地審批事項、土地執法事項都由會辦會決策,所謂的民主會商儼然成了他任性發號施令的“一言堂”。

退二線仍活躍在“一線”

2009年,高明轉任局黨組書記,不負責業務工作。2011年,他退居二線,卸掉所有職務。此時的高明突然發現電話少得出奇,找他辦事的人更是屈指可數,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失落。既希望找回曾經的“存在感”,也想為退休后留個“物質”保障,高明決定繼續在土地上做文章,斂財變本加厲、近乎瘋狂。

“他雖然退了,但在國土系統說話還是很管用的,最后事情確實也都辦好了。”一名行賄人表示。

作為局里的老領導,高明的“門生故吏”遍布東海縣國土系統。高明利用他的政治影響力,多次幫助房地產開發商向曾經的下屬打招呼、說情,在土地項目上給予關照。

高明天真地認為,退下來了組織就管不到了。他形容自己“像違章沒有受到處罰的司機,仍不停地在高速路上奔跑”,甚至動起了吃著“公家飯”、掙著“私房錢”的心思。

2013年,開發商吳某請高明“出山”,不僅購買了一臺越野車供他使用,還注冊了一家空殼公司,讓高明擔任法人代表,并出資230萬元購買了一層寫字樓贈予他。為使這些變得更加“合理”,高明還向吳某要了一張擔任公司顧問、年薪百萬的聘書,實際上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。

不僅違規兼職,高明還違規經商辦企業,投資入股房地產公司。該公司表面上是以其親屬名義開發投資,實質上大小事務都由他說了算,連財務審批都需他簽字認可。有了他的庇護,該公司自然賺得盆滿缽滿。

“到后來,高明覺得自己已經不是黨員干部了,就是個商人,對黨員干部的要求早已拋之腦后,目無黨紀國法。”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,高明坦承,轉崗之后,他從未參加過一次黨組織生活,從未參加過一次警示教育,甚至連黨費該交給哪個黨支部都不清楚。正是缺乏黨性鍛煉、理想信念缺失,在面對巨大利益誘惑時,膽子越來越大,收不了手、剎不住車,最終“東窗事發”,毀掉了本可以幸福安康的晚年生活。(本報通訊員馬善權孫帥)

    瀏覽次數:
    精准幸运飞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