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禮贊70年”系列報道 從小喇叭到融媒體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國紀檢監察報   發布時間:2019-09-29   字體大小:

“小喇叭開始廣播啦!”1956年誕生的兒童廣播節目《小喇叭》,吸引了無數孩子入迷地守候在收音機旁,收聽專門為他們組織的節目。這是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幼兒園的小朋友們聽節目的場景。新華社記者 杜海振 楊展華 攝影報道

今年是“5G元年”,5G技術構建的“數字高速公路”,將催生一批新的媒介形態,給有線電視網絡通信化改造、超高清內容的生產與制作、VR/AR/MR等制作帶來機遇,將對媒體融合發展帶來“超乎想象”的變化。這是2019年8月25日,一名小朋友在2019智博會主會場重慶國際博覽中心參觀。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

“噠嘀噠,噠嘀噠,小朋友,小喇叭開始廣播啦!”上世紀50至80年代出生的人,幾乎都聽過一檔兒童廣播節目——《小喇叭》。一提起孫敬修爺爺、曹燦叔叔以及木偶人物“小叮當”、郵遞員叔叔等名字,人們的腦海中就會浮現出這些親切可愛的形象。

一九四九年后,黨中央從國家發展與民族未來出發,高度重視少年兒童工作。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提出,要覆蓋所有年齡段的少兒聽眾,開設學齡前兒童的廣播節目。

節目起什么名字?要讓五六歲的孩子們知道,這個廣播是給他們聽的。怎樣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呢?電臺少兒部主任鄭佳想到了玩具喇叭,“這是孩子們自己的東西,都很熟悉”,既形象,叫起來也響亮。從取名開始,節目編輯組就很注意掌握兒童的年齡特征和廣播“聽”的特點。

1956年9月4日,《小喇叭》節目誕生。為使編出的稿子“淺”和“活”,編輯們經常去幼兒園蹲點。成稿后要先面對面念給孩子們聽,有時念到某一句自己就覺得念不出口了,因為“這么說肯定不是他們能接受的語言”,必須再改。念完后,還要請孩子復述,如果能復述出來說明稿件兒童語言運用得好,復述不出來就說明稿件還不成熟。節目播出時,編輯們要和孩子們一起收聽,通過觀察他們的反應,有針對性地改進。

無論是內容、形式、語言、音樂,編輯組都從孩子的角度出發,想的是把最健康、最有趣、最容易接受的節目奉獻給孩子和家長。

196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的林阿綿,被分配到《小喇叭》編輯組。本以為高材生編幼兒廣播稿很“屈才”,誰知實際情況大大出乎他的預料:一個月下來,盡管費了不少力氣,卻未能編出一篇像樣的稿件。

第二個月,林阿綿被“趕”到東華門幼兒園,每天跟孩子們一起上課、做游戲、聊天。“這一個月勝讀十年書,使我對幼兒的心理、生理特征有了了解,對如何給他們講故事也有了體會。”

《小喇叭》的語言風格伴隨了這些編輯大半生,甚至連打報告都會寫“我想要個桌子”這種孩子話。

節目最火的時候,每天廣播時間一到,家家戶戶都會傳出“噠嘀噠,噠嘀噠”的聲音,千千萬萬的小朋友坐在收音機旁聽《小喇叭》講故事。

站在人民群眾中做宣傳,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我國80%以上的人口是文盲,很多人不識字、看不懂報刊和書籍。在這種情況下,收音機和村口或街道電線桿上的廣播喇叭,是大部分人最重要的信息來源。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,我們黨發揮小喇叭、大喇叭的作用,把廣大群眾團結起來。

改革開放后,電視機飛入“尋常百姓家”,人們逐漸從聽廣播轉為看電視。大眾媒體和傳統文化結合,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應運而生。

600平方米的演播室、5臺攝像機、60多位演職人員、200名現場觀眾——簡陋的條件下,1983年首屆央視春晚開創了一個時代。設立主持人、現場直播、讓觀眾參與點播互動,都是這一年開始的。“足球賽不看直播,看錄播有意思嗎?要讓中國所有觀眾跟我們一起過春節的時候,有一個身臨其境的感覺。”總導演黃一鶴大膽提出直播方案,春晚從此成為中國人的除夕大聯歡。

小品這種嶄新的表演形式,也伴隨著春晚走近群眾。從1983年將啞劇《吃雞》搬上舞臺,到陳佩斯和朱時茂表演的《吃面條》《拍電影》《羊肉串》,小品成為春晚最受歡迎的節目類型。

“組長、科長、處長同花一條順,科長、處長、局長三扇一條龍”“秘書管董事長”“小報記者管著名演員”,除夕夜的一趟列車上,采購員偶遇當記者的老同學,為了打發時間,用手里的名片打了一場特殊的“爭上游”。

這是1994年春晚小品《打撲克》的經典一幕,它改編自小小說《新式撲克游戲》,卻遠比原作接地氣。曾連續7年參與春晚創作的小品作家焦乃積等在改編創作時,將原作中的兩個記者,改成了采購員和記者,這樣一來,兩人手中名片的種類更豐富;又將簡單的比職務高低,改為各行各業充滿戲劇效果的對比,從而把各種“潛規則”和不正之風生動展現出來。

“小小一把牌,社會大舞臺”,名片牌打出社會的種種怪現象,引來觀眾開懷大笑,更發人深思。這一作品獲得當年春晚最受歡迎節目評選一等獎。

小品不小。春晚的相聲小品就像一個符號,以喜聞樂見的形式、觀照現實的內容、不回避問題的姿態,承載起人民群眾在社會變遷中的情感訴求。“和觀眾站在一起,讓觀眾感受到春晚是他們自己的晚會,觀眾才能喜愛。”黃一鶴這樣總結春晚成功的原因。

媒體發展日新月異,伴隨互聯網的普及、媒體融合的深入,信息無處不在、無所不及、無人不用,輿論生態、媒體格局、傳播方式發生深刻變化。

2019年春節,一則被稱為“神仙愛情故事”的新聞火了。

新聞名為《相約在零點37分》,記錄了陜西榆林兩位鐵路工作者的真實故事。郝康是鐵路司機,雷杰是列車乘務員,兩人值乘的列車不同,春節期間都要堅守崗位,無法相聚。按照列車時刻表,雷杰值乘的列車會在零點37分駛入郝康工作的榆林站,在站臺停留8分鐘。他們就相約將這8分鐘作為今年的“團圓時間”。然而,由于列車安排臨時有變,當準備利用這8分鐘時間當面求婚的郝康在站臺找到雷杰時,留給他們的時間只剩1分52秒。

1分52秒,郝康匆忙把求婚戒指和食盒塞給雷杰,卻沒來得及說出那句“嫁給我”。列車啟動,他在站臺上沖著車上的她揮手,久久未動;她在車廂里看著他給自己的戒指,低頭抹淚。

平淡的言語、真實的場景,戳中了許多人的淚點,微博話題#1分52秒神仙愛情故事#登上熱搜榜第一,兩天內閱讀量達到2億。節目以15秒短視頻、豎屏視頻、H5的形式在央視新聞客戶端、抖音等新媒體平臺發布后迅速擴散,網友點贊不斷:“這就是愛情的模樣”“向堅守崗位的勞動者致敬”“真正有溫度的新聞”。

新時代,最感人至深的故事,仍然是人民群眾自己的故事。借助新媒體平臺,這樣的故事傳播得更加廣泛深入。

網絡已經成為人們生產生活的新空間,也應該成為我們黨凝聚共識的新空間。截至今年6月,中國網民規模8.54億,手機網民占比達99.1%。從人民網、新華網到微信、抖音,讀者在哪里,受眾在哪里,宣傳報道的觸角就伸向哪里,宣傳思想工作的著力點和落腳點就放在哪里。1月25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,習近平總書記就推動媒體融合發展作出深刻闡述,強調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,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,做大做強主流輿論,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,為實現“兩個一百年”奮斗目標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強大精神力量和輿論支持。

與黨和人民同呼吸、與時代共進步,從小喇叭到融媒體,改變的是傳播手段,不變的是黨性和人民性的統一。70年來,我們黨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根本立場,牢牢占據輿論引導、思想引領、文化傳承、服務人民的傳播制高點,以黨心連民心,構筑時代同心圓,凝聚起團結奮進的磅礴力量。

“噠嘀噠,小喇叭廣播開始啦!”“春天姐姐”正在給小朋友們講彩虹帽的故事,這次,可以用收音機,也可以用手機或是車載智能終端聽了。

    瀏覽次數:
    精准幸运飞艇